<sub id="pnphf"><listing id="pnphf"><thead id="pnphf"></thead></listing></sub>
    <address id="pnphf"></address>

    <p id="pnphf"></p>

    <address id="pnphf"></address>
    <i id="pnphf"></i><big id="pnphf"><span id="pnphf"><dfn id="pnphf"></dfn></span></big><pre id="pnphf"><sub id="pnphf"><progress id="pnphf"></progress></sub></pre>
      <ruby id="pnphf"><progress id="pnphf"></progress></ruby>
      蠅蛆生物轉化廚余殘渣過程中的除臭方法研究-項目案例-污水池加蓋-反吊膜|膜加蓋-除臭加蓋-膜結構公司-上海華喜膜結構工程有限公司
      網站首頁 解決方案 項目案例 新聞動態 膜材介紹 關于華喜 聯系方式 EN
      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動態

      蠅蛆生物轉化廚余殘渣過程中的除臭方法研究

      發布時間:2022年3月12日 點擊數:214

      1 引言

      目前,國內外廚余殘渣主流處理工藝主要有厭氧消化、好氧堆肥、飼料化、填埋和焚燒。昆蟲生物轉化技術是一種較新型的廚余殘渣處理工藝,由于其較高的減量化、資源化程度最近幾年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和研究。昆蟲生物轉化技術是利用蠅蛆、黑水虻和蚯蚓等資源性昆蟲,通過自身的取食行為和消化作用,將廚余殘渣中的有機成分在體內腹化分解后用于自身生長發育[1,2],經采食后的廚余殘渣會以蟲沙形式從幼蟲體外排出,在此過程中廚余殘渣得到資源化利用。處置完成后的剩余物經篩分得到幼蟲和蟲糞。幼蟲富含較高的蛋白質,可用來加工制備高附加值的昆蟲蛋白飼料,以作為復合飼料中魚粉的替代品。同時,幼蟲也富含較高脂肪,可用于深加工生物柴油[3,4,5]。蟲糞經過腐熟堆肥處理后得到有機肥。因此,昆蟲生物轉化廚余殘渣技術是一種資源化程度較高的技術。

      近些年,隨著昆蟲生物處理廚余垃圾產業化的逐步推進,其弊端也逐漸顯現。其中養殖區域的惡臭污染情況十分明顯且污染范圍較大,對無害化處置車間和廠區周邊的生態環境均產生一定程度的影響。惡臭氣體組分復雜,主要以含硫類有機物和胺類物質為主,其中氨氣是臭氣的主要成分之一。氨氣是無色且有強烈臭味的氣體,對呼吸道黏膜和眼睛有刺激性[6,7,8]。臭氣物質的嗅覺閾值較低,極易被人體的嗅覺器官感知,因此即使在較低濃度依然能讓人產生不悅的情緒,嚴重的則會引起惡心和嘔吐等癥狀[9,10,11]。因此,昆蟲生物轉化廚余殘渣過程中的臭氣控制至關重要,且臭氣問題逐漸成為制約產業化發展的關鍵問題。目前國內外處理惡臭氣體的方法主要有物理法、化學法和生物處理法[12,13]。物理方法除臭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活性炭吸附方面。張景輝等[14]利用活性炭材料對廚余垃圾處理尾氣進行吸附,除臭效率高達99%;瘜W除臭方法是利用氧化、燃燒等化學反應使惡臭物質轉化為無味的物質。單寧等[15]用高能離子氧化性除臭技術對污水處理廠進行除臭,結果顯示經處理后氨氣、硫化氫和臭氣濃度均達到了國家排放標準。除物理法和化學法之外,近年來,生物處理方法作為一種新技術被廣泛應用,其中微生物除臭技術是近年來發展最快、除臭較為有效的新型除臭技術,其處理速度較快,除適應性廣外還有抗菌功效,不會造成二次污染[16]。微生物除臭劑可利用微生物的新陳代謝作用降解惡臭、有毒有害氣體。Matusiak等[17]利用3株植物乳桿菌作為微生物菌劑對雞糞處理96 h的結果顯示,甲胺、氨氣、異丁酸、硫化氫、三甲胺的降解率分別為73.1%、67.1%、60.9%、59.4%、59.2%。Li等[18]利用Pseudomonas fluore⁃scens、Enterococcus faecium、Bacillus subtilis、Ba⁃cillus megaterium、Leuconostoc mesenteroides、Lac⁃tobacillus plantarum等菌株制成微生物菌劑,結果顯示48 h后對氨氣、硫化氫的降解率分別為94%、60%。Wang等[19]利用硫桿菌Thiobacillus sp.Au7在pH=7、溫度為30℃條件下進行除臭實驗,結果顯示24 h其對二甲基硫醚的降解率為100%。

      因此,本實驗采用化學和生物方法進行蠅蛆生物轉化廚余殘渣過程除臭探究,以期改善養殖環境,同時為蠅蛆生物轉化廚余殘渣的產業化降本增效,進一步推進產業化向著更好的方向發展,為廚余殘渣的資源化處理掃清障礙。

      2 材料和方法

      2.1 實驗材料

      蠅蛆小幼蟲和廚余殘渣均由常州維爾利餐廚廢棄物處理有限公司提供;輔料使用破碎后的細糠(稻殼),由常州雪堰鎮大米加工廠提供,含水率約為12%;長方形不銹鋼養殖槽,規格為9 m×1.2 m×0.2 m,由常州金源機械設備有限公司提供;生物活性菌種由江蘇飛慕有限公司提供。其他實驗儀器有:氨氣氣體分析儀GT3000-NH3,測量量程為0~75.8 mg/m3,分辨率可達0.007 mg/m3;日本新宇宙臭氣濃度測定儀XP-329,測量范圍為0~2 000;Edda Air PS-501T9等離子殺菌除臭消毒機;噴霧器(3 L);移液管5 mL。

      2.2 實驗方法

      將廚余殘渣50 kg、育雛料約5 kg以及輔料麥麩4 kg進行混合,調節原料含水率約為70%,通過多次加料方式,加入蠅蛆蟲卵75 g進行養殖。在養殖過程中分別采用離子發生器除臭法、活性菌噴淋除臭法和固態發酵除臭法進行除臭效果對比。在養殖期間控制車間內平均溫度約36℃,環境平均濕度62%,槽內平均溫度42℃。實驗分為4組。

      空白對照組:即不采用任何除臭方法利用廚余殘渣養殖蠅蛆,每隔2 h檢測氨氣濃度和臭氣濃度,記為0#。

      離子發生器除臭法:即在實驗組旁邊放置1臺落地式Edda Air PS-501T9等離子殺菌除臭消毒機,等離子殺菌除臭消毒機會產生各種活性粒子,這些活性粒子和臭氣分子碰撞結合,在電場作用下,使臭氣分子處于激發態。當臭氣分子獲得的能量大于其分子鍵能的結合能時,臭氣分子的化學鍵斷裂,直接分解成單質原子或由單一原子構成的無害氣體分子。同時產生的大量·OH、·HO2、·O等活性自由基和氧化性極強的O3,與有害氣體分子發生化學反應,最終生成無害產物,從而達到除臭的目的。本次實驗每隔2 h檢測氨氣濃度和臭氣濃度,記為1-1#。

      活性菌噴淋除臭法:在養殖過程中將活性菌液均勻噴灑在物料表面;钚跃凑站鷦盟=1∶1 000的比例溶解于水中,裝在噴霧器中,搖勻后進行噴灑。噴灑量按照廚余殘渣∶除臭劑=3(kg)∶100(mL),噴灑時間為4 h/次。為了對比只噴灑水對除臭效果的影響,設置只噴灑水的對照組。只噴灑水組記為2-1#,噴灑活性菌劑組記為2-2#。

      固態發酵除臭法:在廚余殘渣中加入1‰EM菌,常溫密閉發酵2~3 d后,再開始養殖。在養殖過程中,每日添加混有除臭菌種的養料喂養蠅蛆。養料成分為EM菌種∶紅糖∶玉米粉=1∶25∶1 000,將5‰養料拌入廚余殘渣中。投喂頻次為4 h/次。為了對比前期發酵對除臭效果的影響,設置只發酵不加除臭菌種的對照組。然后每隔2 h檢測氨氣濃度和臭氣濃度。只發酵不加除臭菌種的對照組記為3-1#,發酵后加除臭菌種的實驗組記為3-2#。

      2.3 測定指標及方法

      2.3.1 氨氣濃度和臭氣濃度分析

      蠅蛆轉化廚余殘渣過程中產生的主要惡臭氣體為氨氣、硫化氫、二硫化碳、三甲胺、甲硫醇、甲硫醚等,這類臭氣分子的濃度作為國家惡臭污染物排放標準的一個重要指標,其削減率也是衡量除臭效果的指標。本研究將選取臭氣濃度以及典型臭氣氨氣的凈化效率作為衡量除臭效果的重要指標。在養殖期間,每天間隔2 h檢測氨氣濃度和臭氣濃度。測定點位為距物料高約2 cm處,每個點位在長度方向間隔約20 cm,每組試驗測試4~6個點位,取數據平均值作為最后測評結果。

      氨氣濃度參照HJ 533—2009環境空氣和廢氣氨的測定納氏試劑分光光度法測試分析;臭氣濃度參照GB/T 14675—1993空氣質量惡臭的測定三點比較式臭袋法測試分析。

      2.3.2 鮮蟲產量及品質

      蠅蛆生物轉化周期結束后,采用覆膜方式將蟲糞和蠅蛆幼蟲分離。蠅蛆幼蟲的質量即為鮮蟲產量;蠅蛆幼蟲的水分、粗蛋白、粗脂肪、粗纖維分別按GB/T 6435—2014飼料中水分的測定、GB/T 6432—2018飼料中粗蛋白的測定凱氏定氮法、GB/T 6433—2006飼料中粗脂肪的測定和GB/T 6434—2006飼料中粗纖維的含量測定過濾法進行測定。

      2.3.3 廚余殘渣減量率

       


      式中:M0、M1、M2、M3分別為處理前廚余殘渣質量、育雛料量、輔料(麩皮)量、除臭劑量,M4為蟲糞質量。

      2.3.4 蟲糞安全性和營養指標

      蟲糞中的含水率、有機質和總養分含量按NY525—2012有機肥料中的方法進行測定,蟲糞中的糞大腸菌群和蛔蟲卵死亡率分別按GB/T 19524.1—2004肥料中糞大腸菌群的測定和GB/T 19524.2—2004肥料中蛔蟲卵死亡率的測定中的方法進行測定。

      3 結果與分析

      3.1 氨氣濃度和臭氣濃度分析

      由圖1可知,在養殖蠅蛆過程中,在第1個夜間迎來第1個氨濃度高峰值,在第3天(即蠅蛆成熟時)達到峰值,同時可看出在夜間氨氣濃度數值偏大,結合蠅蛆的生長習性,可以判斷蠅蛆在代謝過程中,代謝越快產生的氨氣越多。因此在今后的實際生產中,對于除臭的時間和劑量選擇上,可以在夜間和蠅蛆成熟期加大除臭劑劑量,使除臭效果更好。

      由圖1和表1可知,利用3種除臭方法對廚余殘渣養殖蠅蛆過程進行除臭后,其氨氣濃度和臭氣濃度都有不同程度的降低。其中,離子發生器除臭法相比空白對照組(0#)對氨氣濃度的去除率為10.64%,對臭氣濃度的去除率達27.84%。這表明,離子發生器不僅去除了部分氨氣,同時對其他種類的臭氣有一定的去除效果。這一結果符合離子發生器的除臭原理;钚跃鷩娏艹舴ㄖ械膬山M試驗,相比空白對照組(0#)對氨氣濃度和臭氣濃度都有明顯的去除效果,這表明噴灑水和噴灑菌劑都有一定的除臭效果,但是噴灑菌劑組(2-2#)去除效果明顯高于只噴灑水組(2-1#)。這表明,噴灑活性菌劑對廚余殘渣養殖蠅蛆過程中產生臭味的去除效果更好。經過計算可知,噴灑活性菌劑(2-2#)相比只噴灑水組(2-1#),其氨氣濃度的去除率提高了76.39%,對臭氣濃度的去除率提高了40.58%。固態發酵除臭法中的兩組試驗,相比空白對照組(0#)對氨氣濃度和臭氣濃度也都有明顯的去除效果,且發酵后再添加固態菌種養料組(3-2#)比只發酵不添加固態菌種養料組(3-1#)的去除效果更優。經過計算可知,3-2#組的氨氣濃度去除率相比3-1#組提升約39.66%,臭氣濃度去除率提高約19.43%。這表明廚余殘渣經過菌種發酵后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減少臭氣的產生,發酵后再添加活性菌劑的除臭效果更好。但是與活性菌噴淋組(2-2#)相比,噴淋活性菌除臭法效果最好。

      通過表1綜合對比可發現,3種除臭方法對臭氣濃度去除率的最大值并沒有顯著差異,而噴淋活性菌除臭法(2-2#)的氨氣濃度的去除率相比空白對照組(0#)最高,可達65.84%,顯著高于其他除臭方法,因此,噴淋活性菌除臭法(2-2#)的除臭效果最佳。但是在實驗過程中,利用活性菌噴淋除臭時,會有部分蠅蛆爬出養殖槽,這可能是由于水的加入導致物料含水率偏高造成的。在實驗過程中,采用添加輔料以及在養殖槽上方加裝風扇來控制蠅蛆外逃現象,效果較好。

      圖1 不同除臭方法的氨氣濃度變化和臭氣濃度變化

      圖1 不同除臭方法的氨氣濃度變化和臭氣濃度變化  下載原圖

      Figure 1 Change of ammonia concentration and odor index by different deodorization methods


        

      表1 不同除臭方法的平均氨氣濃度和臭氣濃度去除率  下載原圖

      Table 1 Average ammonia concentration and odor index removal rate of different deodorization methods


      表1 不同除臭方法的平均氨氣濃度和臭氣濃度去除率

      3.2 鮮蟲產量及品質

      由表2可知,采用3種除臭方法所得鮮蟲產量與空白對照組相比并無明顯差異,但是采用活性菌除臭法的兩組實驗,無論是噴淋水組還是噴淋菌劑組,鮮蟲產量相比其他兩種除臭方法都有一定程度的降低,同時蟲糞含水率明顯偏高。這可能是由于活性菌除臭法的兩組實驗中均采用噴淋形式加入了相同量的水,導致物料含水率偏高,在實驗過程中可觀察到有部分蠅蛆外逃,從而導致鮮蟲產量有所降低。在實際工程應用中可以考慮添加輔料來調節物料含水率從而避免蠅蛆外逃。且活性菌噴淋除臭組的鮮蟲產量和固態發酵、離子發生器除臭組差異并不顯著。同時以上各組中的鮮蟲粗蛋白含量為13.38%~13.52%,粗脂肪含量為7.17%~7.25%,粗纖維含量為3.26%~3.31%,蟲體含水率為72.6%~74.6%,各組蠅蛆鮮蟲的營養價值無明顯差異,這表明不同的除臭方法對鮮蟲的營養組成無顯著影響,不影響后續鮮蟲的加工利用。


        

      表2 不同除臭方法的鮮蟲產量與品質  下載原圖

      Table 2 Fresh worm yield and quality of different deodorization methods


      表2 不同除臭方法的鮮蟲產量與品質

      注:以上結果以濕基計。

      3.3 廚余殘渣減量率

      由表3可知,3種除臭方法的廚余殘渣減量率與空白對照組相比差異并不顯著。其中活性菌噴淋除臭法的2-2#組廚余殘渣減量率最低,為73.4%,這可能是由于其噴淋方式導致養殖區濕度增大,不利于蠅蛆的生長,減弱了蠅蛆對物料的代謝轉化,因此使得廚余殘渣的減量率有一定程度的降低。但是降低并不顯著,其減量率仍可以達到70%以上,因此,活性菌噴淋除臭法對廚余殘渣的減量率影響甚微。


        

      表3 不同除臭方法組的廚余殘渣濕質量減量率  下載原圖

      Table 3 Reduction rate of wet mass of kitchen waste residue of different deodorization methods


      表3 不同除臭方法組的廚余殘渣濕質量減量率

      3.4 蟲糞安全性指標

      不同除臭方法組的蟲糞有機肥安全性指標見表4。其有機質含量為80.2%~82.6%,含水率為28.98%~33.68%,總養分含量為5.66%~6.07%,pH約為7.6,蛔蟲卵死亡率100%,糞大腸菌群數<3.0個/g,重金屬含量都達標,可作為優質的有機肥原料使用。因此,3種除臭方法對蟲糞的安全性指標無顯著影響。


        

      表4 不同除臭方法組的蟲糞有機肥安全性指標  下載原圖

      Table 4 Safety index of insect manure organic fertilizer of different deodorization methods


      表4 不同除臭方法組的蟲糞有機肥安全性指標

      注:以上結果以干基計。

      4 總結

      在蠅蛆轉化廚余殘渣過程中,離子發生器除臭、活性菌噴淋除臭和固態發酵除臭3種除臭方法都有一定的除臭效果,但是活性菌噴淋除臭法總體來說對氨氣和臭氣的去除效果相對優于另外兩種除臭方法。噴淋活性菌除臭對氨氣的去除率高達65.84%,對臭氣的去除率達21.32%。若需進一步提高除臭效果,可采用化學、生物等多種組合除臭方法,這有待深入研究。同時3種除臭方法對鮮蟲產量、廚余殘渣減量率和蟲糞安全性都無顯著負面影響,不影響后續蟲和蟲糞的加工利用,因此,活性菌噴淋除臭法在理論上可用于蠅蛆轉化廚余殘渣車間除臭。但是活性菌噴淋除臭法也可能會導致蠅蛆外逃,產蟲率偏低或者蟲糞含水率偏高等問題,還需繼續探索研究,保證除臭的同時蠅蛆不會外逃。

      專題報道             more...
      • 軌道交通中膜結構的應
        ...

        查看更多

      • 膜結構建筑保溫內襯技
        剛查縣為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轄縣,青海省措溫波高原海濱藏城演藝中心,作為剛查縣的標志性建筑,演藝中心為直徑50米的圓形建...

        查看更多

      • 膜結構幕墻的應用
        膜結構幕墻是膜結構在建筑外圍護結構的應用,具有膜結構的共同特性和優點:膜結構是一種非傳統的全新結構方式。...

        查看更多

      • 膜結構屋面的應用
        屋蓋是房屋最上部的圍護結構,應滿足相應的使用功能的要求,為建筑提供適宜的內部空間環境。屋蓋也是房屋頂部的承重結構,受到材...

        查看更多

      • 膜結構應用于環保工程
        隨著我國國民經濟飛速發展和市政基礎設施建設全面展開,特別是污水處理廠等環保項目日益增多,其中有相當數量的污水處理廠的厭氧...

        查看更多

      • 膜結構在污水處理廠中
        相當數量的污水處理廠的厭氧池、污泥濃縮池、生物絮凝池等建于居民區、廠區的周邊,污水池的環境、風貌及污水臭味等直接影響人們...

        查看更多

      關于華喜

      硬件實力 質量控制 發展歷程 公司簡介

      軟件實力 經營理念  解決方案 聯系方式

      中國華喜建筑網站

      +021-59198545 400-176-6885 dshx@hxmjg99.com www.azsjy.com 滬ICP備08009856號 使用條款

      菠萝菠萝蜜免费高清在线观看视频
      <sub id="pnphf"><listing id="pnphf"><thead id="pnphf"></thead></listing></sub>
        <address id="pnphf"></address>

        <p id="pnphf"></p>

        <address id="pnphf"></address>
        <i id="pnphf"></i><big id="pnphf"><span id="pnphf"><dfn id="pnphf"></dfn></span></big><pre id="pnphf"><sub id="pnphf"><progress id="pnphf"></progress></sub></pre>
          <ruby id="pnphf"><progress id="pnphf"></progress></ruby>